海灘

回部落會被比較,
這件事讓我壓力很大

「雖然新年時間都和鄰居一起玩鞭炮,但因為小時候個性比較內向,

不會主動打招呼的我和他們真的不太熟,見到面只知道是小港的人,

連名字都不曉得,回部落也從沒有遇過年齡相近的朋友。」

Pitiro以前都覺得阿美族的豐年祭,僅僅是課本其中的一個章節,

「當朋友問我有沒有參加過豐年祭的時候,我不會有特別的感觸,

只會說聲:『我沒有欸』,心中沒有非得要去或不想去的感覺。」

直到四年前,18歲剛成年的暑假,在媽媽和哥哥的詢問下,全家人說好一起排了假,回部落參加祭典,

這是Pitiro長這麼大以來,第一次回到部落參加豐年祭,也是難得全家人團聚的時光。

那時候才發覺,「原來豐年祭會做這些工作,還會唱這些歌曲,踩這些步伐跳著舞,好像就是這一次,在我心中悄悄種下種子,使我開始渴望更了解自己的文化。」。

那同時是頭一次,遇見了好多好多,和他年齡差不多的年輕人。

 

哥哥姐姐都有在小港部落生活過很長一段的時間,

相較之下,身為老么的Pitiro對於自己原鄉的人、事、物多了好幾分的陌生感。

 

「回部落時我覺得『被比較』這件事讓我壓力很大,哥哥是部落青年,

對於語言、文化或是部落的事物都比我了解更多,大家也更認識哥哥,

所以常常會有人說我是某某某的弟弟,但我就是我,我的確是他弟弟,但也是獨立的個體。

部落的人對哥哥的印象就是會跳舞、對姐姐的印象就是很會唱歌,

而我似乎不知道有哪裡值得被別人稱讚(嚴重性哈哈哈),

我就會認為今天回部落的我好像一事無成,沒有一件事情能讓部落為我驕傲,真的會很有壓力。」

 

原住民群體社會生活的連結性強,因為家人對於部落熟悉,

每年又有固定回家的習慣和經驗,Piriro不必去擔心回到台東的家沒有認識的人,會有到異地的不安全感,

不懂的時候,問問家人也可以為自己解惑並從中成長,對原鄉的人、事、物不至於完全脫節。

只不過能帶自己更靠近部落的人,有時候也會讓他感覺和部落越來越遠,

「哥哥本身也會不小心給我難以喘息的空間,像是有人問我會不會說族語,

我會說我有考過認證,但不太會說,偶爾還會開開玩笑:『我考很高分喔!』,

此時我哥就會默默地回:『考高分又怎麼樣,你平常又不會講』,或許他是不希望我驕傲,不過我聽到後其實很受傷。」

 

「在部落時我不怕哥哥比我優秀,但是我很怕他比我優秀太多。就是又愛又恨拉哈哈哈,

不過真的要謝謝一路上我還有哥哥的陪伴。(一定是要補充)」

Call 

123-456-7890 

Email 

Follow

  • Facebook
  • Twitter
  • LinkedIn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