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tiro Akiyok 

曾彼得,阿美族,22歲

臺東縣成功鎮小港、

麒麟部落/新北市新莊區

「我真的抓得住這首歌嗎,

會不會只是學到一首歌而已」

 

「老人家說的話會在歌詞裡面,

生活過的東西會在旋律裡面,

我想要去追這件事情」

搶先聽

那些練習

反覆哼哼唱唱的時候

「你拿到了嗎?」

某一天,某一次假期,

我在台東某一個燈光絢爛、

聲音澎拜的擁擠空間,

無來由地哼起傳統歌的旋律,

突然,坐在長桌旁的一位哥哥

用力拍打了我肩膀:

部落.JPG
IMG_2466.JPG

「你繼續唱」

IMG_2466.JPG

「還是有一點唱中文歌的那個樣子」

IMG_2466.JPG

「你的聲音,你要珍惜,

       平常好好地聽老人家怎麼唱」

IMG_2466.JPG

在學習的過程,我不知道為什麼

好像明白用中文很難教唱傳統歌謠的感覺,

不過就跟著那個哥哥的帶領,

聲音好像不再想得太多,

更能投入,也拋得更遠。

IMG_2466.JPG

「你拿到了嗎?」

他最後說出口的時候,

我點點頭,心裡卻滿腹疑問,

為什麼不是學會了?

為什麼不是記起來了?

而是「拿到了嗎?」。

IMG_2466.JPG

或許只是一個慣用詞吧,

但到底聽完、學唱完一首歌之後,

它會被置放或是漂流在我生活的哪裡?

我不清楚,也不曉得究竟我拿不拿得到?

 

而肯定的是,

IMG_2466.JPG
部落_edited.jpg

我想要把握住每一個能夠和相遇的機會。

今天頭目唱的那首歌.png

「今年豐年祭頭目唱的那首歌,小港好~~~久沒有人唱了」

聽完哥哥說完這句話,我當下就在思考一件事情:

如果沒有人繼續唱下去,

老人家在過去生活的聲音會消失,

久而久之,就會被大家遺忘。

在學習部落歌謠的這條路上,每當準備認識一段音符,通常起頭會是對方問說:「你會不會唱這首......」,就哼起旋律,不會帶到歌名。

 

歌名幾乎非創作者所命名,由於許多歌謠的起源已不可考,以下都是以我自己生活中常用的稱呼或常聽別人提起的名稱做標,不要介意!​

第一次學歌的聲音.JPG

​第一次學歌的聲音

成功鎮的歌
00:00 / 02:30
抬腳歌
00:00 / 01:07
旋轉歌
00:00 / 00:56
抬腳歌 旋轉歌.png
馬蘭姑娘
00:00 / 00:56
馬蘭姑娘.png
日出東方
00:00 / 01:27
日出東方2(挑一個).JPG
石頭歌
00:00 / 00:22
IMG_7764.JPG
餵奶歌
00:00 / 03:10

一首成功鎮的歌

抬腳歌&旋轉歌

馬蘭姑娘

​日出東方

石頭歌

餵奶歌

​歌謠MV​

一個人唱歌很寂寞,

但一群人一起,就好聽了

 



本來實體展覽當天要和大家分享歌謠,一起Am到天亮,

不過我們先緊急線上合唱一次,我繼續好好練習,

期待下次從天亮唱到天黑,再天亮。

同一首歌,有很多版本,

在各部落有著相似卻不同的旋律和領、答唱方式,

而這一年以來,我一直一直在追求

小港部落、麒麟部落、我媽媽、我哥哥所唱出的版本,

所以我不斷地在追,也不斷懷疑自己發出的每一次聲音,

到最後筋疲力盡,心想根本什麼都沒拿到,

它走不進我的生活。

 

2021年4月28日,

那天我和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位心靈導師聊到天,

我在抱怨展覽開幕那天想唱一首歌的很多種版本,

最後唱回我哥哥的那模樣,可是我做不到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老人家說身體要走在嘴巴前面,

但我這次卻想從出一張嘴開始,

再讓身體真正走動起來,

讓長輩和kaput聽見我碰觸到的所有,

和我的聲音。

致 那些依舊在懷疑自己聲音的人類們。

​您有訊息

 ​唱久了

​就應該要有自己的版本

傳統歌

是唱給土地聽 唱給祖靈的

你對土地的親近有多少 歌就會長在你身上

你對土地的親近有多少 歌就會長多少在你身上 

*kaput:意指年齡階層。在阿美族社會裡,全部男生(現今,女生也能夠加入)依照年齡分級,各個階級各有不同的責任義務。

Ama,akong,ina,mama,kaka ato safa.

希望你們聽見了,我的聲音。

DO
RE
MI
FA
夢真指引加字.png
高潔指引加字.png

接下來是走心時間

(不可能走人)

底部_海.PNG
底部_海.PNG
底部_海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