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對部落來說習以為常的事,在我眼中卻是那麼的特別

不同於兩位參展人的是,Lanna並非一有記憶,

就知道她自己是原住民,而是發生在她國小改姓氏後:

​爸

​爸

 

這個故事是這樣的:

一開始媽媽嫁進爸爸家後,雖然一直知道小孩子如果跟她的姓氏,在法律上就會有原住民的身分,並有升學優待,但她好像是因為擔心爸爸那邊的家人不同意,所以一直隱瞞。

 

直到有天爺爺說到這件事,家裡人也都同意,我才去改姓氏。如果沒有改姓氏,我可能會不知道自己是原住民。

山地景觀由海

台東隆昌的家因為債務賣掉了,今年藉著寒假回去隆昌部落走走,開車經過時發現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,和兒時印象中的一模一樣,依舊是一棟在斜坡旁的白色平房。

房子賣掉後,她的外婆在台東知本買了房子,所以回台東基本上都回知本。

不過直到今天,Lanna的家人好像沒有很支持她回部落,雖然沒有明確的阻止說出不行,依舊隱約透露出他們不太理解

為什麼會想回部落?而且還是挑隆昌?

『因為我們以前住那邊,那裡是我們的家。』

孟真 (3)_edited.png

不過即便她這樣說,阿嬤還是覺得回去很麻煩,再加上他們對豐年祭的印象不太好,就是唱歌、跳舞、喝酒,這些大家對原住民的負面刻板印象—只是玩樂,

孟真 (5)_edited.png

「還有因為他們沒有看到現在部落的哥哥、姐姐為了要恢復傳統付出的努力,所以他們就不太想讓我回去。」

「當別人問我是哪裡的人,我會說自己是隆昌的人,但是當大家問我隆昌有什麼?我都說不出來,所以想說藉由回部落,認識部落的親戚,或許可以更快速地了解自己的文化。還記得我這次回隆昌,看到文健站有養牛,我超驚訝的,但聽說那隻牛從小被養到大,對於住在部落裡的人來說看到牛都是習以為常的事情,可是對我來說卻那麼的特別。」

_MG_7626.JPG
_MG_7621.JPG
_MG_7622.JPG
_MG_7624.JPG